登入
RSS Feed

小草客app

“怎么回事,你慢慢说,方老得的什么病啊?”刘岩连忙问道。

“我们也不清楚,医院也没查出来,所以我们都很着急,只好麻烦您了。”

刘岩知道继续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信息,他最好亲自跑一趟,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把方老现在医院的地址告诉我,我马上订票,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刘岩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方老在南海协和医院急救病房,您快来看看吧!”

“好,先挂电话了。”

刘岩神情凝重,手有点发抖,方老和他是亦师亦友,算是忘年交,刘岩虽然从爷爷那里继承了医术,可很多药方,治疗手段,还是需要改进的。

方老就帮他做了很多医术的改进,对刘岩帮助极大,后来在刘岩遇到困难的时候,方万臣都是竭尽所能的帮他,刘岩不会忘掉他的恩情。

他马上订了最快去南海市的机票,然后把武馆的事交给关宁,药膳馆的事交给苏韵,在晚上来到了南海市。

王一达到机场接到了刘岩,他上次中枪之后,住了一个月的院,已经完全康复出院了。

刘岩走出机场,见到王一达,打量了几眼,问道:“一达,身体没事了吧,有没有什么后遗症?”

王一达蹦了几下,笑道:“师傅,一点事都没有了,你看,比以前更精神了。”

气质美女清艳脱俗生活照秀美腿

刘岩这才放下了心,说道:“以后一定要小心,上次的事怪我了,没有处理好。”

王一达帮刘岩把行李放在车后备箱,说道:“师傅你别这么说,谁能想到那个垃圾能去找杀手啊,他还以为我们华夏的人好欺负呢。”

两人一边聊着,王一达开车带着刘岩来到了协和医院,刘岩没有休息,直接来到急救病房。

方万臣的学生们都在门口焦急的守着,见刘岩来了,都兴奋的围上来。

“刘先生,您总算来了,方老他……”

“好,我知道了,你们辛苦,我进去看看吧。”刘岩让王一达和方老学生在门口等着,他和护士说了一声,走进了病房。

方老双眼紧闭,躺在病床上,手上插着管子,看着比上次虚弱了很多。

刘岩紧皱眉头,轻轻坐在床边,拉过了他的手,把手搭在手腕上,给他号脉。

方万臣意识还没有清醒过来,脉搏很微弱,刘岩沉思片刻,仔细感受着方老的脉搏变化。

几分钟后,刘岩又把手掌附在方老的胸口,拔真气缓缓输入,检查他的脏器状况。

随着深入检查,刘岩的眉头逐渐皱了起来,尽管刘岩见过了很多疑难杂症,可是方老的病情却非常奇特,刘岩一下子摸不清他到底是患上了什么病。

方老的脉搏跳动非常杂乱,心律不齐,最可怕的是,他的脏器受到了很大损伤,这一连串的怪象,刘岩之前从没遇到过。

主治医生走了进来,和刘岩打了个招呼,他很恭敬的问道:“您就是刘岩先生吧?”

刘岩礼貌的点头:“是的,您贵姓。”

“我是宋

医生,也是方老的弟子,他这个病很奇怪,我们医院已经尽力,该做的检查都做过了,可还是没有找到病因。”

宋医生和刘岩刚才诊断的结果一致,都没有查找到病因,这就让刘岩很为难了,心里很痛苦,如果方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受到病痛折磨,最终离世,那将会是刘岩终生的遗憾。

那样的话,刘岩以后可能再没有勇气给别人治病了,他和宋医生寒暄几句之后,又坐了下来,茫然的看着方万臣,陷入了沉思。

他慢慢闭上了眼睛,努力回忆着爷爷留给他的那些医书碎片,鬼武神针当中古怪的治病方式像放电影一样,在他的脑海中飞速闪过。

忽然,一个古怪的药方出现在他的记忆中,这是治疗一种怪病的药方,病情古怪,治疗方式更古怪。

医书里是这么说的,患有此类疾病者,呼吸急促,面色灰暗,脏器功能衰弱,尤其肝脏,损伤最快。

要知道,肝脏是人体内解毒的重要脏器,如果肝脏得病,那么人体内的病毒就会大肆伤害其他脏器,人就离死不远了。

这个药方更加奇特,它需要到终南山上,寻找一种叫做紫晶草的植物,据说,此种神草是七仙女当中的一个,下凡洗澡的时候,无意中掉落的秀发变的。

对于神话传说,刘岩倒不以为然,只是这种紫晶草有着一种神奇的疗效,可以治疗这种怪病,而且用这种草捣碎之后得到的汁液,可以治疗很多种疾病。

刘岩现在很为难,这种紫晶草没有人见过,现代医书和流传下来的古代医书都没有记载,只有爷爷的医书中写了这么一段话。

那么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呢?有没有可能只是一段神话传说呢?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刘岩决定亲自到终南山去试试看,因为只有这一种办法能救治方老的性命了。

想到这,他走出了病房,对王一达说道:“一达,这几天有空吗?陪我去一趟终南山。”

王一达点头道:“我没事,师傅随时可以叫我。”

“那就好,咱俩换着开车去一趟终南山,这里过去要七八个小时。”

方老的学生都听糊涂了,现在方老还没有苏醒,刘岩就要去终南山,这是什么意思?

刘岩没法和他们解释太多,简单的说道:“方老的病很奇特,我需要找到一种草药,可能需要几天时间。刚才我和宋医生聊了聊,他会尽量让方老的病情缓慢发展,等我回来。”

有了刘岩的努力,方老学生们紧张的心终于放下来,他们预祝刘岩马到成功。

刘岩和王一达出发,乘车赶往终南山,南海市距离终南山倒是不太远,走高速的话,五六个小时,两人换着班开车,一刻不停,凌晨三点钟,来到了终南山脚下。

终南山很大,占地面积几千公里,绵延不绝,要想找到所谓的紫晶草很困难,两人站在山脚下,有些迷茫了。

“师傅,咱们从哪儿上山?”王一达看到刘岩没有什么思路,小声问道。

“这个山上有个山洞,里面

最深处,有一个圆形的场地,上面射进来一束阳光,那里种植着紫晶草。”刘岩把书中描述的又讲了一遍,可是根本就没有具体的标志,这么大的终南山,该如何往上爬呢?

就在两人为难的时候,一个老人挑着扁担从远处走来,嘴里还哼着山歌,看年纪应该有六七十岁了,可是身形还是很轻盈,硬朗。

扁担两头是两个大筐,里面是一些山货,草药,刘岩赶紧迎了上去。

“老伯,我能请问个事吗?”刘岩礼貌的问道。

老伯打量了刘岩几眼,看到他很老实的样子,就停下了脚步,用当地的方言问道:“你要问啥事?”

“老伯,终南山上有山洞吗?就是很深的那种?”

“山洞?那可太多了,你想想,这么大的山,都多少年了,山上的山洞至少也有上百个了!”老人略带不耐烦的答道。

刘岩心中一沉,好家伙,上百个山洞,那可怎么找啊?

“老伯,这么多山洞啊,那山洞分部很散吗?”刘岩抱着一丝希望,如果山洞比较密集的话,一个个找,虽然很麻烦,可还是有可能找到的。

“分部很散的,你看到了吗,每个山头都有十几个,这里有**个山头呢!”老人伸手一指,那些山头矗立在云雾中,每一个山头找起来都得好多天,更何况这么多了。

刘岩和王一达两人的心拔凉拔凉的,马上就蔫了下来,连声叹气。

老人此时倒是来了兴趣,把扁担放了下来,拿出毛巾擦擦汗,坐在了扁担上,问道:“小伙子,你找山洞干什么?”

刘岩略一犹豫,就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说自己要找一种叫紫晶草的植物,作为药用。

老人没有听过这种草,摇头道:“那你可能要白来了,我在这附近生活了一辈子,祖上也都在这里,从来没听过什么紫晶草的植物。”

听老人这么说,两人更加绝望了,都蹲了下来,刘岩心里很难受,想着躺在病床上的方老,他的眼泪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老人见刘岩竟然哭了出来,心中不忍,又问道:“小伙子,患病的是你什么人?父母吗?”

刘岩摇头道:“我父母去世的很早,家里没什么亲人了,这位老人是我的老师,和我感情很好。”

老人对刘岩竖起了大拇指,赞道:“年轻人,真是好样的,现在像你心肠这么好的年轻人不多了。”

王一达在旁边自豪的说道:“老伯,我师傅这人可是菩萨心肠,治好了很多人呢,我上个月就是被我师傅救过来的。”

老人手捋花白胡须,微微点头,说道:“小伙子,你再仔细说说,那个山洞是什么样的,有没有什么特征?”

“山洞很深,里面有一块空地,空地的上面有通往外面的洞,可以照射进去阳光。”刘岩又说了一遍。

老人一听,眼睛亮了,说道:“你怎么不早说,这么特殊的山洞,很少见,我只见过一个,要不我带你去看看吧!”

刘岩和王一达对视一眼,欣喜的抓住老人的双手,使劲的摇着。

xiazaitxt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