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RSS Feed

丝瓜视频app社区官方下载

而一旦高木驱车赶到,老武的任务就是在对方用餐的时候,设法将定时纵火弹安放在高木的坐车下方。

随后,在高木用餐结束乘车经过仁爱医院附近的时候,被定时装置引爆的纵火弹会立刻让高木的座驾猛烈燃烧起来。

按照邵家轩的估算,纵火弹的威力虽然不足以当场干掉高木,但势必会让其受到一定的伤害。

这样,负伤的高木势必会被手下就近送到仁爱医院治疗。

而一旦计划进行到了这一步,剩下的就要看邵家轩下一步的侦查行动了。

……

……

次日,城北安康路,和一番日料店附近。

再次在附近绕了一圈后,身穿一身破烂衣服的老武端着一个破碗,拿着一根当做手杖的木头棍,一路“颤颤巍巍”的来到了日料店斜对面的一家茶叶铺子门口。

看了看四周,在茶叶铺店小二嫌弃的牢骚声中,“虚弱的”老武盘腿坐了下来。

将头靠在一根店铺外的立柱上,他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眯起眼看了一眼远处的仁爱医院的白色工字型楼房。

趁热不备,老武悄悄的拿出一块小巧的镜子,随后利用阳光向远处的白色楼房有规律的反射了几下光线。

白衣少女的优美舞姿

按照之前的约定,这时他与邵家轩的联络暗号,代表他已经安全潜伏到了日料店附近。

……

就这样,在靠着温暖的墙壁晒了足足半个多小时太阳后,随着一阵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传来,老武猛然睁开了眼细狭的眼睛。

往上推了推破烂的毡帽,眯起眼向街道的西面看去的老武很快就看到了一前一后疾驰而来的陆王摩托和别克轿车。

……

滴滴……嘀嘀嘀……吱……。

很快,在一阵急促的喇叭声后,挂着膏药旗的陆王摩托猛的一抖,稳稳的停在了日料店门口。

紧随其后,别克轿车也停在了摩托车的后面。

下一刻,轿车的前面最先下来两个人,然后一左一右殷勤的给后座的人打开了车门。

而随着后座的车门被打开,一个少佐和一个中佐先后走下了轿车。

显然,这一次高木是要在这里请客。

简单整理了一下军装,高木和另外一个中佐在两名尉官的引领下,并排进入了日料店。

不过让老武没想到的是,就在轿车内的四人全都进入日料店后,停在轿车前面的陆王摩托却突然熄了火……不走了。

只见在阳光下,三个鬼子背着武器走下摩托后,竟然靠在别克轿车车身上抽起了香烟。

显然,他们今天是被临时派给高木和另外一个中佐的护卫。

看到这,坐在斜对面不远处的老武表情立刻凝重了起来。三个日本的突然出现,一下子将他原本的计划彻底打乱了。

几分钟后,随着两个日料店的活计给三个日本兵送出了饭盒,一直躲在墙角苦等的老武顿时再也坐不住了。

他明白,自己必须要有所行动,否则一旦高木他们吃完饭,那自己包里的东西就算是白拿了。

想到这,老武咬了咬牙,把心一横起身便开始冒险向轿车靠了过去。

虽说三个日本兵就在轿车附近,但老武此刻却不想放弃这个大好的机会。

不过,就在他距离轿车还有两三米的距离时,其中一个正在吃饭的鬼子军曹便先一步发现了行为“异常”的老武。

“八嘎压路……支那猪马上滚开!否则死啦死啦滴……!”

显然,鬼子军曹是把老武当成前来要饭的乞丐了……。

“奶奶的……再走三步,再有三步老子就趁机摔到车底下,然后……。”

听到鬼子兵的喝骂声,老武短暂的犹豫了一下后却没有丝毫停住脚步的意思。为了尽早找出根据地内潜藏的内奸,他此刻也是豁出去了。

“八嘎……!”

然而就在老武又向轿车迈出一步的时候,另外一个鬼子兵正在吃饭的鬼子上等兵却似乎彻底失去了耐心。

见这个中国乞丐居然还敢向“己方凑过来”,他放下饭盒就抄起了身边的三八大盖。

猛的的一拉枪栓,鬼子上等兵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武器。

看到这,内心极度紧张老武猛的深吸一口,弯腰就打算向轿车底下扑去。

“大兄弟啊,你不要命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老武的身后却突然响起了茶叶店老板的惊呼声。

话音未落,已经弯下腰的老武瞬间便被人从后背紧紧的抱住了身子。一股大力传来,老武被店老板连拖带拽的“劝出”了持枪鬼子的视线……。

……

“我说大兄弟,你不会是饿疯了吧?好家伙,这阎王爷嘴里的吃食你也敢上去要,不要命啦?”

用力将一脸“懵逼”的老武拉回到自己的店铺门口,茶叶店老板擦了擦脸上的冷汗,一副我刚刚冒死救了你一命的样子……。

随后,他更是吩咐店小二给老武拿来了几个玉米面窝头。

“兄弟,今天遇到我那可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唉……我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会管这种闲事。也罢……就算是为我婆娘肚里的娃娃积德了……。”

听到这,看着一脸“自我感觉良好”的店老板,老武呆呆握着手里的几个窝头,苦涩的笑了笑。

“谢谢您老板,您真是个大好人啊……。”

“嗨呀……大家都是中国人,提谢谢就见外了。你先吃,不够我一会再给你拿几个……。”

话闭,茶叶店老板一脸满足的回到了店铺内。

……

就这样,老武的第一次大胆尝试算是在友人的“帮助”下彻底泡汤了……。

不过虽说被店老板帮了倒忙,可老武心里此刻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怨言。毕竟,这年月还有良心的好人真的不多了……。

走到一边继续做下,老武一边麻木的啃着手里的窝头,一边时不时的用眼睛看着街对面那辆别克轿车。

“不行……我必须要再想别的办法试试……!”

怀揣着完成任务的执念,坐在地上的老武开始苦思冥想起来,试图再想一个别的办法来接近轿车。

“奶奶的,实在不行老子一会就到前面打高木的黑枪,大不了豁出去了!”

十几分钟后,眼瞅着对面三个鬼子兵先后吃完了午饭,老武的心情越发的焦急了起来。

他很清楚,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

“不等了,就到医院对面打黑枪去……!”

终于,下定决心的老武猛的站起身,抄起自己的拐棍和破碗就朝医院方向走去。

由于高木说话就要出来了,所以他必须要立刻找一个绝佳的伏击位置。

……

“让一让……前面的人让一让啦……!”

而就在老武刚刚走出去没多远的时候,一辆自医院方向行驶过来的骡马车却意外的引起了他的注意。

在晋南一代,大户人家到了冬天大都会囤积一些煤炭用来过冬。因此,这几天几乎天天都有几十辆满载煤炭的骡马车被赶到城里来。

而此刻,一辆满载着沉重煤块的骡子车正好就经过了老武的身边。

……

吱呀吱呀……

或许是因为装的太多了,此刻不仅是大车被压得咯咯直响,就连拉车的骡子也是被累的鼻孔大开,时不时发出一声沉闷的悲鸣。

……

“唉!?臭乞丐你赶紧让一让,娘球的你不要命啦!”

突然看到一个乞丐“呆呆”的杵在路边盯着自己,赶车的汉子在吓了一跳之余,赶紧骂骂咧咧的扯了扯缰绳,防止大车剐蹭到乞丐。

这年头,碰瓷的人他可见得太多了。

……

不过,就在大车即将完全驶过乞丐身边的时候,原本矗立在街上一动不动的乞丐却突然反身追了上去。

三步并两步,老武迅速追到了骡马车的前方。

“对不住了兄弟……。”

“啥玩意,你说啥?”

下一刻,就在赶车人不解的目光中,老武突然举起了手中的拐棍,径直狠狠打向了拉车的骡子。

“臭乞丐你……!”

啪……

“我日……!”

伴随着木棍击打在骡子眼眶上,这头原本正勤勤恳恳拉车的牲口瞬间就惊了。

震天的悲鸣声中,吃痛受惊的骡子随即撒开的蹄子,开始不顾一切的朝前方狂奔起来。

……

“我的亲娘啊……快闪开……骡子惊了,快闪开啊!”

坐在颠簸的大车上,赶车人一边声嘶力竭的大吼着,一边奋力的拉扯着缰绳,企图从新控制住受惊的骡子。

不过还没等赶车人拉扯几下,道路前方便出突然现了两辆停在路边的车辆。

“闪开啊……骡子惊了,闪开啊……!”

“八嘎……别过来!别过来!”

一瞬间,惊恐万状的赶车人与对面的三个不知所措的日本兵几乎同时叫喊了起来。

……

然而任凭鬼子兵怎么呵斥,失控的骡子却根本没有丝毫买他们的账,仍然执拗的加速冲了过来。

下一刻,眼瞅着骡马车不听劝告直奔己方而来,其中一个日本兵似乎是急了眼,直接举起了手中的步枪。

……未完待续,感谢书友们的推荐和订阅。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