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RSS Feed

小蝌蚪app无限观看免费下载地址 新闻

……

“轰隆隆…!”

雷声滚滚,雷眼酝酿良久,一道九丈雷霆,仿佛天河倒泄,直冲四目道长劈落下来。

看到这雷霆的声势,四目虎目圆睁,心中再无犹豫。

一催神打法符,身躯瞬间膨胀,化为三丈之躯,赤红色的蒸汽从每一个毛孔喷射出来,道道青筋仿佛青色细蛇,透体而出。

神色狰狞可恐!

“该死!”

徐君明脸色一变,顾不得其它,凌空一拳。

浩荡的气血,冲天而起。

巨大的拳头,刚要涅灭第三道雷霆,突然间一道三丈长的赤色闪电,仿佛瞬移般,瞬间打碎了他的巨拳。

而后直冲他飞了过来。

徐君明早就料到天道不允,所以心中有所准备。

吊带白裙少女融入大自然唯美清纯怡静写真图片

“鬼门关!”

三百六十五粒黄粱米,化为三百六十五重鬼门关重重叠叠,挡在身前。

但这只有一丈大小的赤红色雷霆,强横无比,硬生生的打碎了所有鬼门关。

要知道,炼化了爱新觉罗家族鬼界后,每一粒黄粱米都是七层灵禁的上品灵器。

打破三百六十五件上品灵器的阻碍,元婴九变力施为都未必能做到。

徐君明神情凝重。

看着在一梦黄粱消磨下,已经只剩一尺的赤红色闪电。

催动壶天神行术,刚想要拉开距离。

一股强横的禁锢之力,从天而降。

“该死,天道之力!”

无法移动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赤红色闪电打在自己身上。

瞬间,一股仿佛撕裂灵魂的痛苦,传遍周身每一寸神经。

下意识的咬紧牙关,因为太过用力,一丝鲜血顺着唇角流下来。

虽然前后不过片刻,他却感觉自己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

等疼痛逐渐消失,天道之力消隐,徐君明跪倒在地,大口喘着,脸色苍白,浑身湿透,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师兄,你怎么样?”

家乐慌慌张张跑了过来。

刚才那一幕,都把他吓傻了。

“我没事,快去看看师父。”

“噢噢,我这就去。”

点了点头,家乐连忙朝四目跑去。

神识内视。

体内肌肉撕裂,经脉寸断,骨骼上裂纹处处,可谓凄惨到极点。

幸好丹田无恙,否则他这具肉身算是完了。

忍着体内的疼痛,从葫芦内拿了三粒自己炼制的疗伤丹药服下,温润的药力滋润,道道清凉,缓解了痛苦。

他脸色也好看了不少。

“君明,你感觉如何?”

“师父,你…!”

看着四目道长有几分虚幻的身体,心头一震。

“呵呵,肉身毁了。不过,好歹也算是渡过了天劫,凝练了本命符箓。比那些直接陨落在天劫下的人强多了。”

四目道长豁达的笑道。

“师父,我这里有几具用僵尸之身凝练的护法神将,不如你选一具夺舍重生吧!”

金丹境修士的神魂,经历雷劫后,已经有了几分纯阳资质,可以夺舍了。当初金雕王舍弃肉身,坑他进荒界后,就夺舍了一具人身。

“不了。夺舍之身始终不是本身,无法契合如一,将来度元婴天劫更加艰难。”四目摇头道。

“师父…!”

挥手打断他的话。

“为师知道你是好意,不过若是夺舍重生,驻留阳世,免不了还要在千三大劫中走一遭。”

“…既如此,还不如早去阴间,以为师如今窥真境修为,有茅山列祖列宗庇护,再加上多年赶尸积累的功德,多少也能在阴间谋个官职。到时入了神籍,也算是长生了。”

“…而且,在阴间还可转修鬼道,也是一条路子。你就不必为我担忧了。”

徐君明默然。

四目的打算确实很适合他。

留在这里,也要去度千三大劫,按照过往大劫近半的死亡率,还能不能保留魂魄都是两说。

既如此,还不如去阴间快活。

起码那里不会有大劫,而且还能转修鬼道。

“我通知师伯!”

“别!”

拦住他后。

“你师伯现在新婚燕尔,暂时先别打扰他了。等我入了阴间,再托梦给他也不迟。”

顿了一下,四目道长神色郑重道。

“君明,以后我不在。家乐这臭小子,劳烦你多照顾。他资质不如你,人又鲁钝,大劫中危险太多,你要保护好他。”

“师父!”

家乐眼泪汪汪。

“师父放心,只要有我在,家乐师弟便不会有任何危险。”

突然,一个阴气浓郁的黑洞,出现在四目身后。

四目一笑。

“我要去阴间报道,头七就不来这了。你们师兄弟要相互帮助。”

脚步一退,任由黑洞把他吸了进去。

家乐哭的涕泪横流。

徐君明重重一叹,脑海中浮现出,过往与四目道长相处的一幕幕,眼角不由有些湿润。

抬起头,看着五丈峰淡蓝色的天空,心中沉重万分。

百里之外,正在给老婆梳头的九叔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

庶姑看着镜子里眉头紧皱的丈夫,下意识问道。

“总是莫名觉得心神不宁!”

庶姑脸色微变。

修士的先天灵觉敏锐无比,但凡与自身相关的密切之事,都会事先有所觉察。

“难道是白莲教的人,又要打上门来?”

九叔摇了摇头。

“不是!我灵觉没有示警,只是觉得心烦意乱。”

“会不会是昨晚你太痴缠了,精神不好?”

九叔脸色一黑。

貌似自己才是被压榨的那一方。

“哎呀没事了,你只是没休息好而已。快来给我梳头。”

九叔摇了摇头,暂时压下了心底的疑惑。

……

“云篆太虚,浩劫之初。乍遐乍迩,或沉或浮…!”

正在讲道的徐君明突然一停。

家乐睁开双目。

“师兄?”

“没事,我们继续!”

四目不在了,教导家乐的责任,便落在了他这个师兄身上。

讲道结束,让家乐去体悟后,一招手,一只白色羽鹤从上方飞来,落入掌中后,化为一张信笺。

上面是九叔的问话。

简单考虑一番后,写了几句问候之词,便飞鹤传书,送了出去。

“还不打算把消息告诉他?”

任无极飞身而来。

“师父说三月以后再说,就三个月以后。”

任无极耸了耸肩。

一挥手,一个西瓜大的铁块,一个骨棒,飞到徐君明身前。

“日月僧千晓的禅杖,我已经化去了禁制,这铁块就是。那骨棒原本是白骨真君的哭丧棒。”

徐君明点了点头。

张口一吸,无数白骨精气,从骨棒内飞出。

体内骨骼消化了这精气,因干涉四目天劫而受的伤迅速转好。等骨骼上裂纹消失的刹那,一股强横的气势,冲天而起。

澎湃的气血,如同海潮。

整个石屋,更是在阳刚气血的炙烤下,如坠火炉。

“花了两个月的时间,终于好了!”

徐君明缓缓收敛气血。

“你这也算因祸得福。肉身修为更进一步,只差十五个窍穴,便地煞境圆满了。”任无极道。

“你的阴阳大磨祭练的如何?”徐君明点头后道。

“多亏你给了那么多纯阳灵材,如今虽未完炼化,但已经是七重灵禁的上品灵器。”

“能磨灭‘火桑大君’血液中的残余意志吗?”

“恐怕要等到‘阴阳大磨’进阶法宝后才有可能。”

“法宝?”

徐君明摇了摇头。

地皇塔开始就是十二重灵禁的极品灵器,但祭练这么多年,他都不敢让地皇塔去度器劫,就更别说阴阳大磨了。

“看来是暂时指望不上那火桑大君的断指和精血了。”

“反正肉在锅里,你急什么。”任无极道。

点了点头,看着地下的千炼精铁。

徐君明脑后冲出一道白色灵光,一刷把铁块刷了进去。

这道白色灵光,是他仿照赤火神光祭练的‘庚金神光’。

他手里所有五金灵材炼制的灵器,比如赤铜,以及日月僧千晓的法杖等等,都凝练成了这一道庚金神光。

庚金神光至柔至坚,妙用无穷。

不过,跟赤火神光一样,只能收束金属性的灵器和道法。

心中一动,一梦黄粱飞了出来。

三百六十里黄粱米,闪烁九彩光芒,仿佛一条美丽的星河。

伸手一指,一朵莲花飞出。

莲花内蕴莲台,共有七个花瓣,分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

这就是他从温如意那里收来的七情魔莲。

九条灵禁的上品灵器。

如果不是他一梦黄粱三百六十粒黄粱米合一的威力,已经超过普通法宝,只怕还拿收不了它。

莲花不住颤动。

徐君明伸手一指,一条粗大的锁链,深入其中,把温如意留在其中的神识拉了出来。

锁链一绞,神识涅灭。

与此同时,远在几千里之外,一处地下宫殿内。

正在盘膝打坐的温如意,‘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啊…!”

包含无穷恨意的刺耳尖叫,响彻地下宫殿。

“徐君明,你夺我本命灵器,我温如意与你不死不休!!!”

嘶吼良久,温如意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来。

“来人?”

殿外,一个黑袍人走了进来。

面对气息狂暴,双目赤红,仿佛择人而噬的温如意,腰弯的更低了。

“圣女有何吩咐?”

“去地牢里,给我提一百个臭男人过来!”

“是!”

黑袍人应声后,连忙下去,从地牢中带了一百个男人上来。

时间不长,大殿中便传来温如意癫狂的笑声,以及凄厉的惨叫声。

黑袍人一哆嗦,下意识的朝远处多走了几步。但除非离开,否则这惨叫声便不绝于耳。

走,他肯定不敢。

在白莲教内部,圣女温如意是出了名的狠毒。

强忍着心中惧怕,也不知过了多久,温如意脸色红润,仿佛喝醉了酒一般,从宫殿中摇摇晃晃,走了出来。

“打扫干净!”

黑袍人慌忙应了一声,走进大殿一看,好悬没吐出来。

满地的鲜血碎肉,断肢残臂,仿佛一个血肉磨坊。

偌大的宫殿内,已经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

标签: .